澳门新葡亰手机版下载app

新民晚报数字报-还我一头白发

  人过中年,头上的白发渐渐多起来了,斑斑点点像海滩边的芦苇花。转眼间岁至天命,白发又突然茂盛起来,真是“宛转峨眉能几时,须臾鹤发乱如丝。”女儿从深圳捎回两盒染发剂,对我说:把头发染一下吧,看上去会年轻些。第一次染发后,面对镜子里满头乌黑头发的自己,好像自己真的年轻了许多。

  从此之后,竟“一染而不可收”,一般我每月染一次发,然而,过一两个礼拜,那些新冒出来的白色根茎犹如一层薄薄的白面粉洒落在黑发丛中,有时,染发液涂抹不周到,头上黑一片白一片地很难看。染发犹如吸毒染上了瘾,看到白发就欲除之而后快,尤其是遇有什么活动,总想把从头皮里钻出来的一些白茎消灭干净,生怕它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泄露我年龄的秘密。有一次从报上看到一条广告,说那种染发剂如何如何好,我花了几百元钱买来一用,头皮奇痒,还生出许多小肿块,吓得我不敢再碰它,只得把它丢进垃圾箱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年岁的增长,留在脸上的沧桑印痕越来越深。看看自己的那张老脸与一头乌发很不相称很不协调,无异于扮嫩和装萌。于是下决心不再染发,可真做起来有点难。一次,我连续两个月不染发了,可遇上同学聚会,又“复辟”了。没过多久,亲戚家孩子结婚,老伴说,与亲朋好友难得有一次见面,把头染一下,看上去精神点。我说,丑媳妇也得见公婆面,迁就了这一回还有下一回,就永远停不下来!

  其实,白发是岁月的馈赠,是一种非常自然的现象,“青春留不住,白发自然生”何必遮遮盖盖讳莫如深呢!而且老天爷很公正,贫富贵贱一个样:“公道世间唯白发,贵人头上不曾饶”。

  染发,实际上是一种伪饰,看上去是年轻了,可丝毫没有改变一个人真实的年龄和身体状况。诚然,人们可以用染液染黑头发,用脂粉填平皱纹,可怎么也抹不去留在骨头里的钙化,停滞血管里的斑驳。当我停止染发后,从镜子里望着一缕缕银光闪闪的本色时,丝毫没有“高堂明镜悲白发”的伤感,反而因终于可以不再为染发劳心费力而高兴,甚至为有一头白发而骄傲。如果说,一头乌发是属于年轻人的专利,那么一头银发则是老年人独特的风采。

上一篇:11月29日 深圳大事件

下一篇:没有了